4小说网 >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> 446 转向人生(27)三合一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446 转向人生(27)三合一

小说: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作者:林木儿字数:10624更新时间 : 2020-07-02 19:34:56
    转向人生(27)

    《我和我的闺蜜》这一期在云省拍摄的。那地方的夏天,  有些地方气温是挺高的,  但像是在昆市周边,那温度不算高。上三十度的气温也就那么十来天,其他时候的气温都在三十度之下。若是遇上下雨,  很凉,  甚至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四季无寒暑,  遇雨如过冬。”林雨桐叫检查丫丫的行礼箱子,“带两件厚点的……对!那个户外防风衣就行。”

    收拾来收拾去的,她也就一个小小的皮箱就装下了,  然后再背了一个双肩包,  可以了。

    文竹后悔的什么似得,  “早之后我就上后半程的课了。”这孩子有个好处,计划内的事情就会按照计划去执行。在外面报班,报的哪一期就去上哪一期,  绝对不会因为可去可不去的事去改动它。

    她喊文韬:“你不去吗?”你那也不是上课。

    文韬不去,“我才说要学射击的。那边俱乐部请了市局的一位外勤刑警做教练的,人家是有空才去。这回据说是受伤之后有点假期,  在场外指导可以。这机会难得,错过了这次不定什么时候才能遇到。云省又跑不了,  什么时候不能去玩呀?”

    那倒也是!

    两人在边上缠呢,回来要记得给买什么买什么,  要拍照发过来,要怎么怎么着,感觉不拿个本记下来都记不住。

    文心在门口看了几次,  她不敢说跟着去的话,就给文华发消息:林姨要带丫丫去参加节目。姐姐之前不是想要资源吗?

    文华愣了一下,丫丫不可能面对镜头,所以,压根就不是上节目的。带过去玩倒是有可能。她直接怼:“人家靠本事考上本科了,人家学那些多余的东西,你管得着吗?人家把驾照拿上了,人家也满十八周岁了,你管的着吗?”

    文华基础比人家还好,如果文化课上了二本线,那选择就多了去了。哪怕不读艺术类,也是有很多选择的吧。结果她读的那个三本还有那个专业,真的,不是家里富裕的,真读不起的。说到底,人家靠本事,你靠钱,你还瞎bb什么呢?

    再说了,驾照你拿到手了吗?

    从开始的天天训练,到现在的一天训练两次。自己当年也是半个月就拿到了呀,只要真的去学,只却做一件事,怎么就学不会的。可没人陪她去练车了,她以学画画为由,训练的时间大幅度缩水了,这还不定什么时候拿到驾照呢。

    叫你干啥你都没恒心干下来,你管人家是去干啥的?自己的事情弄明白了吗?

    怎么爽怎么怼,怎么刺激怎么说,说的这边话才说了一半,那边挂了电话,世界终于清静了。

    说是叫丫丫当助理,但其实哪里真用她?小白找了个刚毕业的学生,也就比丫丫大几岁,叫常欣,临时充当林雨桐的助理,大事不用她管,只要处理一些日常琐事和出门的一些事宜就行了。另外还有化妆师、形象设计师,再然后还带了一个女保镖兼司机。所以这一行就得六个人。

    跟俞红两个人在机场汇合,坐的一趟飞机非过去。

    俞红见面就笑,“我这是蹭了你的热度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道,“没有您的提携,热度哪里上的去?”

    第一次访谈节目能做的不错,首先得是俞红的知名度,这么些年也不见衰了多少。那个年代家喻户晓,如今不常出来了,但一出来,大家还都会忍不住的关注她。这才是真正的名气!

    林雨桐这么一捧,俞红就特别高兴。现在很多突然红起来的孩子,看着她们这些老了的,青春不在的,那说话是很不客气的。

    两人就跟真的闺蜜似得坐在一起,林雨桐就跟对方介绍丫丫,“我的大闺女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好!”这种人物当年只能在电视上看见。

    俞红忙点头,“你还你好,是叫丫丫吧。你妈不止一次的提到你。高考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丫丫应着,“在放暑假呢。”多余的废话一句没有。

    俞红不问成绩,也不问考了哪个学校,应该是知道才被认回来的孩子,基础本就没打好,问出来就很叫人尴尬了,她只说一些去哪里玩的话,哪里好玩,哪里的什么好吃,应该趁着年轻,多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林雨桐倒是主动跟人家说了,“一年前,还补初中的东西呢。今年考了个二本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了不起了,这是下了苦功夫了。”俞红真心实意的夸赞,“以后考研,还有机会。专业选择的空间也很大。再者说了,现在这走出大学门,干自己本来的专业的,那情况可太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老成精,能混迹一辈子,那真是人通透的很。一说情况,人家就知道学校和专业都不尽如人意。所以,她说的话都是朝给人宽心的方向说的,特别的真诚。

    她还不避嫌,说以前恨红的大咖级别主持人,谁谁谁是哪个地方的师范学校毕业的,谁谁谁就是文工团拉大幕的,都是一个个一路奋斗到那么高的位置的。金钱呀,权利呀,名望呀,“人嘛,得认识自己你,但也别小看自己。别给自己设限,说我只要求做到哪里哪里……不到闭眼的时候,谁知道会怎么样呢?踏踏实实的往前走,老天不会亏了谁。”说着,就说起她自己的女儿,她有过三段婚姻,大儿子都已经成家了,小女儿还在读大学,“她的情况就是当年畏惧高考,高三都读了一半了,结果第一次模拟考试,考的不理想,然后整个人心态崩溃了,回来死活就不去了。坚决不高考,要出国。那我说,出国也行。跟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,出去了人家花费多少你花费多少,觉得不够,你给人刷盘子去,送牛奶去,我管不着。也跟她父亲沟通,说不要给她那么多钱……她父亲也很配合,我们真说到做到。结果在那边一年多了,也上了大学了,打电话回来,说妈妈,这个赚钱太不容易,以前太大手大脚的……到现在,我依然没有多给钱,她反倒用刷盘子赚的钱,过年回给家里人买礼物。我就说,这个大学上不上的好不要紧,只要知道这个道理,哪怕大学不读,这个时间都没有白费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絮絮叨叨,说的都是家里的事,很自然的就亲近起来了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就有节目组的车来接,也就开始拍摄了。

    林雨桐和俞红一辆车,丫丫拍呗拍上去,就跟常欣在一块,节目组给每家的艺人暂时还提供一辆车,为了出门方便的,因此,几个人上了最后一辆车。

    都知道丫丫是谁,那就没丫丫什么活干,大家分出一大半的精力在照顾她。

    因为林雨桐实在是太省心了,特别好伺候一人。身边跟着随时倒水拎包的,那基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另一边呢,俞红老师也一样,“我们那个时代的艺人,哪有那么大的谱呀?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后面,就是这么一种说法方式。

    然后来接她们的节目组成员:“……”这句肯定得掐了的呀。他引导两人说话,“之前就想着邀请林姐的,后来听说林姐挺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!她真的很忙。”俞红接过话头,“这次是我生拉硬拽,把她带来的。”她听说了那个叫李默的曾邀请林雨桐来的事。

    林雨桐转了话题,“我们还不知道,要来的其他嘉宾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节目组成员,这个问题干嘛叫我来回答?她只含混的道,“我主要负责俞老师和林姐这边,其他的还不清楚。不过好像有林姐的熟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熟人……可不多!

    结果到的时候才发现,人家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除了节目常驻的主持人一男一女这异性闺蜜之外,剩下的四个人里,有两个林雨桐都认识。

    一个是江月白,跟她搭档的闺蜜叫乌燕,是个现在还比较红的一位。

    江月白给两人介绍,“乌燕是我的大学同学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呢!一个成了阔太太,一个在圈里摸爬滚打。本来江月白已经不怎么出现在大众视野里,不是在之前,跟着林雨桐曝光了一次么,这不,就马上被拉出来重新溜溜了。这个乌燕还挺有心眼的,估计是多少知道一些麻道的背景吧。

    两人在圈里身份地位天差地别,但看乌燕说话,却处处以江白月为先,捧着她,就知道这位是那种聪明会做人的人。

    跟这边打了招呼,林雨桐也跟俞红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边李默就笑着过来,“林姐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镜头开着呢,林雨桐不远不近的跟她握手了一下,她带的好像是个新人,很年轻的小伙子。李默介绍了小伙子叫什么,林雨桐都没怎么记住。

    还是那位叫万和的男主持人出来道,“我们都叫他小古。”

    “对,俞老师,林姐,叫我小古就行。”

    很乖巧的一男孩子,应该是李弋洋新签的艺人,叫李默带出来遛遛的。

    这个节目每一期给闺蜜们出的难题都不太一样,谁也不知道在这里集合之后,节目组会要求怎么做。

    丫丫一路跟着过来,他们是站在拍摄组的身后的,看着艺人拍。总得来说,觉得挺受罪的。时时刻刻的都在做戏的感觉。

    节目组主要的拍摄地点不在城区,还是放在城外山上的民宿。民宿带当地非常有名,人家给你们地址,然后给了包括主持人在内的四组闺蜜,四种出行方式。现在才中午,赶在晚上之前,你们得到底预订的地点。出行方式抽签决定。

    俞红谦让,“你来,你去抽签。”

    “俞姐,你来吧。不管哪种,节目组都不会叫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边上几个人就笑,那边导演就插话,“还是有难易的区别的,来来来,赶紧的。每组派个人出来抽一张。”

    俞红抽过来递给林雨桐:“看看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雨桐一看,上面两个字——派车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坐节目组派的车。这应该是最好的一种交通方式了,其他人就呼喊,最好的被抽走了。

    俞红摇头,“看着好的未必好,这还不定掉什么坑里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剩下的三组分别抽到了摩托车、公交、步行。

    摩托车和公交就不说了,步行是俩主持人抽到的,两人跟导演组商量,“就是我们走着去,那我们搭顺风车行不行?反正是你们不提供交通工具情况下,只要不用你们的交通工具,对吧?”

    两人很会调节气氛,你来我往的,得到的结果是:不要不搭嘉宾或者节目组的车都行。

    就是找纯素人嘛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看点了。

    万和又十分亲昵的跟林雨桐道,“林姐,本来还想着蹭你们的车的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道,“导演那个坏样儿,瞧着最好的,指不定就是最坑的。”

    万和马上指着导演,“听听!您那坏样儿已经人尽皆知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一出去就看到给林雨桐和俞红的车,像是从废车场翻出来的二十八手夏利。

    俞红还挺怀念,“当年我最早的一辆车就是夏利!”

    这得自己开车的,可这自出漏风摇摇晃晃这个劲儿,“还能用吗?”

    导演在后面补充,“从一废车场找出来的,叫人修了三天,开过来的路上坏了四次,反正开到了!”

    俞红也指着导演笑:“果然,没有最坏,只有更坏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开了车,后面跟的是摄制组和两人带来的人。一路上慢慢跟着。

    丫丫坐在后面,朝前看。今儿这天比较热,但是那车里没有空调。常欣抱着水,“早知道就不来了,这个节目可真折腾人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还在环城路上呢,车子就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半路上停车,边上车来车往的,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。

    丫丫前面的动不了,后面的就没法子。修车丫丫也会,换轮胎干啥的,啥都会。她急着往前去,找那拍摄组和跟着的副导演,“车坏了,跟路人求助修车……我当这个路人……”

    大太阳底下晒着,不难受呀!

    俞红低声跟林雨桐道,“你家这孩子心疼你呢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左右看看,也舍不得孩子来修车呀。这破车修了也没用呀!

    她朝丫丫摆摆手,然后跟俞红装模作样的商量,“干脆不修了,走过去,转过那个街道应该就是菜市场。刚才看见好几个拉菜的车都朝那边走了。”

    俞红打开点子地图,“对!那里是个蔬菜批发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咱从这里走过去,最多二十分钟。到了菜市场,那交通工具就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副导演也不拦着,不管采取什么,得叫节目有看点。去从菜市场借车,这个不难。

    是不难,菜市场出现了明星,被围堵了一翻之后,就借到了一辆三轮车。两人开着三轮车,奔着目的地去的,到的时候连主持人都没到。

    因着路上风吹的都乱了,这不得先去洗澡吗?这一段肯定不播呀!

    民宿安排的其实挺好的,拍摄的时候,闺蜜是住在一起的,机器都放好了。但其实,该去哪里睡还去哪里睡。一户住两个艺人以及她们各自的工作人员,地方比较紧。两三个人一个房间,自然是林雨桐和丫丫都安排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林雨桐得先去洗澡,换了衣服出来不还得拍吗?丫丫就在外面帮着从皮箱里拿衣服,“……根本就不应该来。节目组太过分了,又不是只年轻人的综艺,还有俞老师呢。那么大的年龄,都六十多了。”

    那三轮车一个敢开,一个敢坐,一路走的小路,这要是出事了怎么办。一路上提心吊胆的,差点吓死人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突然想起什么,退了卫生间门就进去,“等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林雨桐还没脱衣服呢,才把头发散开。

    丫丫在卫生间里这里看那里看的,林雨桐这才明白,她是怕偷拍吧。

    这是民宿,到底不是酒店。现在这科技又发达,所以出来就很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林雨桐是干嘛的?这些东西逃不过她的眼睛,之前进来,她已经习惯性的观察过了。只是现在她面上不显,由着她查。

    可查完了她还不放心,把她自己的行李箱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把雨伞和一块防雨布。将半折叠伞半撑开,挂在淋浴头的上方,再给上面罩上一层防雨布,“好了!”

    这孩子到底是经历过什么,导致她的戒备心这么重,在家里一年,她不怎么戒备家里人,但是一出门,她的戒备功能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林雨桐没有表现出异样,而是在外面换了睡衣,不是脱了衣服直接换睡裙,而是把睡衣从下往上套,套到身上了,才把里面的衣服脱下来,绝对不会漏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,钻到那个防雨布里了,这才把睡衣脱了手伸出来放在边上的板凳上,洗好了,再把手伸出来拿衣服,套上再出来。

    这玩意除非淋浴的花洒上装监控,肯定是拍不到什么的。

    化妆师过来的时候,看见那玩意愣了半天,“林姐,您那是什么东西呀?”

    丫丫眼神有点慌,怕被人看穿一样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道:“蒸汽都圈在里面,就跟做了一次桑拿一样,对皮肤好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您这个蒸桑拿的方式,当真是闻所未闻了。

    里面正说着呢,常欣急匆匆的过来了,说是乌燕的经纪人,跟节目组吵起来了。因为乌燕知名度比较高,一进村子,就被人给认出来了,围了好些人,有粉丝过来要签名,求拥抱,谁知道这附近的村民里有个男的,五大三粗的,挤过来抱了乌燕不算,还抱着不撒手,做了很多不文雅的动作,保镖被挡着没挤上前来,经纪人就火了,跟节目组吵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丫丫面色大变,很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林雨桐拉着她的手不停的拍,没事,不是谁都是乌燕的。肯定不会遭遇这种事,但她的担心半点没减少。

    也因为这事,本来晚上还要拍的,只能延后一天,等节目组和乌燕去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事该说谁呢?

    俞红年纪大了,一路颠簸也没休息,正好修整一天。林雨桐和丫丫就没啥事了,晚上两人出去当地人用山上的菌菇做的汽锅鸡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有很多游客来避暑的,有认出林雨桐的,也知道这里有节目组,就是打个招呼,有些人要合影就给合个影,总的来说,没什么太过分的人,基本不怎么受干扰。

    可丫丫还是紧绷着,每一个靠近的陌生人,都叫她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她之前也出去,早上出去晚上回,应该并没有很明显的社交恐惧问题。她跟自己出来,才这样的。换言之,她怕自己这个大明星在外面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“吃吧,这玩意在别的地方可吃不了这么地道的。”林雨桐给她夹菜,桌上还有带来的其他人呢,她也没法单独跟孩子说什么。

    化妆师跟着林雨桐的时间比较长了,她就比较放得开,跟林雨桐道,“林姐,您发现没?其实只有丫丫跟您长的最像。文竹都是像金教授的多。你们俩五官得有四五分像。只是您的棱角更柔和些,丫丫的就显得凌厉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林雨桐看丫丫,“我一直觉得她的眼睛像我。”

    “眼睛只看形状是像,但眼神不一样。您发起火来,不言语的时候那眼神怕的很。”丫丫虽然看着冷酷,可眼神里没那感觉,“气质不一样。”说着又说丫丫,“说真的,不换个风格吗?咱们的形象设计师不介意免费操刀的。”

    丫丫摇头,“我还在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!”设计师走的是御姐风,那说话带着几分妖娆气儿,“这上大学才得更注意形象。这谈恋爱先谈的是外形气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肤浅,不谈也罢。”一句话把人给怼回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就笑,御姐拉着塑料凳子朝丫丫靠近了一点,“妹妹,男人都是肤浅的,你这话容易找不到对象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想着要找对象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有一种心理上的厌恶。

    林雨桐看着她放在嘴边的鸡肉又放回盘子里,就马上转移了话题,问形象设计师,“明儿以简单舒适为主,这里是大山,活动得在山里吧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嗯嗯嗯的点头,“您个子高,怎么穿都行。”

    吃了饭,转悠了一会子,回去的时候俞红那边都休息了。这边也没吵,个子回房睡觉。

    都躺下了,丫丫翻来复去的睡不着,林雨桐才道,“我把易拉罐瓶子在门口放着呢,放心睡吧。”

    丫丫躺平,低声道,“我回老家,去了一趟监狱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‘嗯’了一声,“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……我知道了。”丫丫到底是说出了口,然后问了一句,“叫你面对我,很难吧?”

    林雨桐倒是没想到陈刚真敢说,她沉默了一下才道,“面对你不难,面对自己的过往才最难。你先得正确的面对,才能坦然,才能从容。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,只要肯学着去面对。”

    丫丫没有说话,这话是说她,也是说自己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有问题,她在点化她,让她学着正确的去面对。

    可怎样的面对才是正确的,她不知道。她觉得她有些话对,有些话又不对。自己是得学着面对自己,但更得学着面对她。

    第二天得拍摄了,四组人才重新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跳过那些道歉的废话,就正式的进入录制。闺蜜在一起常做的事,不外乎那么几个:吃饭、聊天、逛街、美容。

    给你们一些采购任务,然后采购去吧。山下面就是集市,给的采购单子上列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俞红本来就是被拉来救场的,然后昨天又发生那样的事,她就比较抗拒这次的节目组,完全没有说想着好好的怎么去做,就是出镜头,完成个任务而已。再说了,最后剪辑完,估计是另外两边的镜头多些。李默带了新人,能用新人,估计那边是带薪入组的,乌燕又比较有名气,再加上江月白豪门太太,怎么说也比这边有看头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潜在的规矩,两人就都是应付。

    要买什么就买呀。比如山珍,这个难为不了两人,品种两人分的特别清楚。然后再你来我往的讲讲价钱。比如辨别茶叶,什么样的普洱是上品,林雨桐打眼一看就出来了。再就是药材三七,林雨桐难得的瞧见了野生的三七,品相还不错。林雨桐赶紧跟人家预订,节目组给的钱少,买不了多少。剩下的林雨桐自己包圆了,“这可是好东西,美容养颜抗衰老,血管清道夫呀,用这个泡酒也好,或是炖汤,乌鸡煲、三七藕汁蒸鸡、三七根须炖鸡……用处大了去了。回头我炮制好了,送您一些。”

    俞红连声道谢,“你对药材的认识很深呀!”

    “医食同源,可不得多学学吗?”两人说着话,林雨桐还顺手买了一筐子三七芽,“这个回去用水抄了凉拌着吃,离了这个地方再想吃这个可难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是买活鸡,又是买活鱼,回去又得帮厨,这些对林雨桐不难,对俞红这个在家也给孩子做饭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不难。两人把自家买的食材回去做成菜,分给摄制组的人吃了,剩下的两人摆在外面的亭子里,吃了饭,喝着茶,闲聊。

    节目组估计跟人家美容品牌合作了,推什么花露精油。两人也不做脸,就做个手部美容就行了。她们聊她们的,边上的美容师做自己的。两人偶尔问一句美容师,这东西什么效果啊,然后穿插两句自己的感受,做完就完了。

    这才半下午,反正节目组安排的就算是彻底的结束了。回去收拾行李,别的组要拍到什么时候她们也不确定,只等对方回来,何在一起拍了个结束语,这一期到这里俞红和林雨桐的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如今天晚了,原本想着过了这一晚上,明天就能回城里。想走的走,想留的还能继续留。结果半夜里,出事了。

    丫丫本就睡觉轻,外面有点动静就醒来了。这里是山里,雨多来的又突然,夜里说下就下了。这民宿是个两层的仿古建筑,很有当地的特色。她们的房间在二楼,两边都有挑出去的大阳台,通往阳台的门都是玻璃门,通透。

    晚上林雨桐把门窗检查了一遍,其实夜里气温还是不高的,就怕半夜起风下雨骤然降温。

    起风的时候林雨桐知道,结果她这边才迷迷糊糊的,就听见呲呲呲的,像是摩擦什么的声音。丫丫蹭的坐起来,抬手就摸枕头下面。可惜,她枕头下面什么都没有,她现在都不带刀了。

    林雨桐赶紧去了,‘嘘’了一声,给保镖打电话,不管外面有什么没什么,看看没什么要紧。

    结果保镖起来一看,没什么。还敲了林雨桐的门,“林姐,我就在门外。起风了,雨挺大的,倒是没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睡觉都警醒着点,不知道会不会有山洪。”她忧心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里面一说话,那呲呲呲的声音倒是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保镖也没在山里住过,也不知道这山洪是什么样的,这么一提醒,她回去就都叫起来,换上衣服再睡也不迟。

    林雨桐叫丫丫睡,“我看着呢,你睡吧。”说着也换了衣服,她觉得两边的阳台得看看去。虽然那种声音没有了。

    丫丫哪里会再睡,利索的套了衣服。林雨桐去了一侧的阳台,丫丫顺势就去了另一侧。结果林雨桐这才还没看清楚个啥呢,就听见丫丫尖叫一声,她吓的快速的跑过去,就见丫丫指着楼下,“人——人——人掉下去了——”

    林雨桐一把将人抱住,用手机里的光往留下照,楼下一人,正抱着腿压|抑着呻|吟声。她拍了拍丫丫,“没事,就摔断腿了,跟咱们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拍门声响起,俞红那边的人也起来了,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,没电了。俞红披着衣服转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丫丫才说呢,“我一到阳台,就看见那边阳台的围栏上骑着一个人,不在我们这屋的阳台这边……我被吓了一跳,他也被吓了一跳,然后我吓的叫出来了,他手一松就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,民宿的主人已经带到大厅里去了。

    老板也委屈的不行,“这人我不认识呀!今儿就是进来问了个路,我也没在意。这边是不住外人的……他怎么进来的我都不知道……这肯定不是我们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长的瘦小猥琐,这个点报警,警察也来不了,就只这么捆着,腿林雨桐看了,留不下后遗症,就是二楼摔的,没摔到脑袋。

    不过节目组的人还是被暴怒的俞红给找来了,“已经出事了,还能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。这是人家睡觉警醒,这要不警醒呢?今晚着又是风又是雨的,喊救命都没人听的到。”

    不至于的!

    林雨桐伸手拿这人挂在脖子上的东西,这是相机,“还很专业!”

    不是狗仔,也是被人雇佣了来拍黑料的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就住了自己和俞红,身上简直没有有黑料的地方呀。

    “误会!误会!”这人终于忍着疼说话了,“这就是误会,我是林姐的粉丝,就是来找林姐要签名的。”

    丫丫的脸都白了,是冲着自己这间屋子来的。

    林雨桐信了这人的才有鬼:“我带着我女儿,其他的工作人员,也都是女性。我生了三个孩子,证明我各方面取向正常。我身体健康,没有不良嗜好,我这里,有什么值得你拍的?再就是俞红俞老师,六十多了,跟绯闻都不搭嘎呀。我跟你说,你现在最好说实话,要不然,只凭你吓着了我女儿,我就能告的这辈子别想安宁。”

    这人都快哭了,要是能动,他早都跪下了,“林姐!林姐!求求你,饶了我吧。我说实话,我说实话还不行吗?我确实不是冲着林姐和俞老师来的,我是冲着江月白来的。有人给钱,叫我拍江月白的!”

    拍江月白什么?

    导演觉得这个事情严重,“我这就亲自去请江女士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就住在这栋民宿的对面,中间隔着一条山路而已。这边民宿的老板给对面的老板打电话,叫他们起来开门,别闹的太大,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门开了,导演带着人过去了。然后对面的灯亮了一片。这边不由的都朝对面看过去。林雨桐的眼神不错,然后就看到对面的二楼,有人上了阳台,好像还光着膀子,然后从一边的阳台,翻越到了另一边阳台。

    俞红的助理是她的亲侄女,这位大姐也是心直口快,“今晚怎么回事?流行翻阳台了?那屋住的谁呀?”

    俞红瞪了一眼,然后跟林雨桐道,“我看咱都休息吧。这边交给导演处理。”

    是啊!发现人家的j情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回屋后,丫丫才问说:“那个江月白是之前去咱们家的那位麻伯伯的……”

    对!

    “不是说那位伯伯不是一般人吗?谁敢搜集这样的黑料?”

    黑料不黑料的林雨桐说不好,她只盼着,这事真像是看上去的那般简单……

    乐文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