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[快穿]拯救男配计划 > 223 现实番外七:关于孩子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223 现实番外七:关于孩子

小说:[快穿]拯救男配计划作者:戈子字数:5170更新时间 : 2017-03-14 11:11:01
    江少华膝下只得一个女儿,每每过年过节总觉得家里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鉴于江家目前人丁单薄,待到江离结婚,江少华便一直期待着,弟弟家里也能早日添个孩子,不管是男是女,只要热热闹闹的,逢年过节能跟自己现年一岁多的女儿作个伴都行。

    江离婚后第二年,江少华见弟媳妇温如是肚里还没动静,自认该兄代父职的江大哥便找了个机会,问江离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宝宝。

    哪知江离却道,短期之内,温如是没有备孕的打算。

    望着一朝成妻奴的江离,江少华顿觉同情万分。

    他斟酌片刻,正想安慰江离两句,顺便侧面表达一下,他站在长兄的立场对温如是这种行为的不赞同,江离又蹙眉补了句:“我们都习惯了家里就两个人,再多出一个太累赘,其实这样也好,省得往后出门还要费心安排孩子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听了江离的话,思想传统的江大哥只道他们俩还想再多享受下二人世界,遂没再多言,只回家遗憾地摸着女儿细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心道:宝贝啊,看来你想要个弟弟或妹妹的心愿,只能再等两年了。

    江离结婚第三年,江少华的老婆又怀上了,江少华得了喜讯,高高兴兴地给弟弟打了个电话,两兄弟聊了几句,江少华又旧事重提,得到的答案让江大哥很震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丁克?”

    江大哥掏了掏耳朵,不敢相信方才听到的话是真的,“你们不打算要孩子了?江离,你跟我开玩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哦,没开玩笑。”江离很随意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江离应该是在家里,从听筒中,江少华隐隐约约能听到温如是问了句江离什么,然后,扔下个炸弹的江离也不管大哥此刻的心情,说了句“我这边有事,有话下次再说”,便直接把电话给挂了……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的忙音,江少华真心累。

    但是弟弟不准备要宝宝这是大事,不管不行。接连几天的旁敲侧击、多方调查,江大哥终于将此事的罪魁祸首锁定在温如是身上,据流光相关人士透露,温如是在公共场合不止一次提及“无需儿女养老”言论。

    江大哥认为,以江离对温如是的纵容,别说是不生孩子,就算温如是要江离生,只要江离有这功能,指不定都会无条件答应。

    ——这事找江离没用,得找能压得住温如是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江大哥想了几天,没办法,只好给温爸爸打了个电话,非常委婉地表达了他对江家未来血脉的期待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温爸爸将女儿不合时宜的想法告诉了温妈妈。第二天一大早,温妈妈便直奔温如是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温如是开门见到温妈妈大驾光临还很诧异,看她手上就拎了个小包,身后连个行李箱都没,遂问:“妈,你怎么来了,我爸呢?”

    “你爸懒得动,在家窝着呢。”温妈妈很豪爽,挥挥手道,“我就来看看你,住两天就走,你该干嘛干嘛去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温如是还是陪着老妈唠了大半天嗑,下午见温妈妈好像真是来玩儿的,便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温妈妈在女儿家里住了几天,就拎着一堆礼物回去了,其间一句关于孩子的事都没提。

    ……两个多月过去,温如是查出怀孕。

    江少华坐在弟弟家客厅,看江离手忙脚乱地伺候孕吐的媳妇儿,心下得瑟,出了门就给温妈妈报讯,电话一接通,他便喜道:“伯母,还是您厉害,一出马就说服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温妈妈正在打麻将,摸了张好牌放到面前,随手打了个九筒出去,笑着说:“说服什么啊,哪需要那么麻烦,我趁他们不在家,直接把柜子里的套套都戳满针眼,提都不用提就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少华暗竖大拇指,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。

    措不及防的江离一边要恶补孕期知识,一边还要安抚因为怀孕反应剧烈而变得脾气暴躁反复的老婆,水深火热的日子过了几个月,直到孩子生下来,一日江少华去看望软萌萌的小侄儿,在弟弟面前顺嘴说漏私下联系温爸爸的事,江离的脸色顿时从阴天变成了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当场被江离赶出门,江大哥想着他那无情的弟弟,很难再相信,当初决定不要孩子的人是温如是,而不是江离。

    ——哼,反正生都生了,有本事把孩子一起扔出来啊!江大哥难得也傲娇了一把,抹了抹弄乱的发型,昂首挺胸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阴着脸的江离回到卧室,把江少华在他们背后弄的小动作跟温如是一说,温如是倒是笑了。

    她一面逗弄着床边婴儿床上的小宝贝,一面对他柔声道:“别生气了,他也是一番好意,况且,我以后在家带孩子,陪你的时间也会增多,你不是一直想让我辞职的嘛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江离面色渐缓,挨着温如是坐到床边,小心地揽着她的肩,将被子往上给她拉了拉,心疼道:“我是想你辞职不干,但并不想你被个孩子绑住,我只希望,你能过你想过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他和温如是都没准备好迎接一个新的生命,如果不是江少华插手,就算是要生,也该再多等两年,江离对于这一点怨念颇深。

    听江离这么说,温如是也很惆怅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她原本打算把手头的事了了就请一段时间的假,跟江离出去二度蜜月,没想到还没开始规划行程,就被这事儿打乱了。这么一想来,她可怜的儿子还真不是在父母期待中降生的呢。

    温如是放松身体靠在江离怀中,怀念道:“啧,我想过的生活啊。”转头,看着江离英挺的眉眼,她微笑着又问了句,“你知道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掌心轻抚过她的黑发,江离低沉的嗓音柔和,“随心所欲,不受拘束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温如是睨了他眼:“还好意思说,有你在,我早就不奢望能有那样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没有安全感的老公,她要是再说走就走,总有一天,江离会变得啥都不肯管,除了天天守着她,就是疑神疑鬼。这几年光是妥协,温如是都不知道自己妥协了多少次,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他心底的不安,哪还谈得上随心所欲、不受拘束。

    关于这点,江离比谁都清楚,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有问题,假如不是有温如是的诸多包容,他们俩很难平平顺顺地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这时听温如是似怨非怨地说起,江离低顺地就道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江离自知有愧,正因做不到放手由着她随性而为,他才更想满足她除此之外的所有要求。除了将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,让她过得快乐,更快乐,江离想不出自己还能怎样弥补温如是的迁就。

    暂时不要孩子并非仅仅只是为了他的私心,还因为他知道,温如是并不想太早生小孩。

    温如是注视了江离半晌,忽然抿嘴笑了:“你不用觉得对不起,我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事,我们是夫妻嘛,我不让着你,还有谁能让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夫妻,就不该去计较谁付出的比较多,谁退让的比较少。

    从虚拟到现实,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能相识,相知,相爱,继而相守,本就是件难能可贵的事,至于其他的细枝末节,没有必要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靠在江离怀中,与他十指交握,视线柔柔地落在襁褓中哼哼唧唧的婴儿上,温如是浅笑温软:“恭喜,江小离,你当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江离收拢双臂,坚硬的心软成了一汪春水,忍不住弯起唇角,贴着温如是的发鬓,也轻声道:“恭喜你,江夫人,你当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新上任的“江爸爸”“江妈妈”终于开始认真学习如何带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喜欢保姆住在家里,所以只让她白天上门,到了晚上,温如是就把小江麟放在卧室的小床上,想着自己晚上少睡一会儿也没关系,反正白天保姆在的时候还能补觉。

    没想到,首先坚持不住的反而是江离。

    睡得好好的被吵醒也就罢了,关键是他已经习惯抱着温如是睡觉,孩子一哭,她要起身就得先推开江离,一晚上如此反复被人推开几次,江离又是心疼温如是睡眠不够,又是暴躁。

    还没等江离提出干脆让保姆住进来,温如是就建议,让他先搬到客房睡几个月。

    ——这绝对不能忍!

    严重感觉地位受到威胁的江离毫不犹豫地向丈母娘请求支援,并强势将保姆的工作时间改成二十四小时。温如是拗不过他,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有温妈妈和保姆在,温如是倒是轻松多了,只是晚上听到小屁孩在隔壁房间哭,下意识想起来看看,江离总是搂着她的腰不放。好在保姆阿姨很尽心,不用孩子哭几声就给兑好奶粉喂上。

    小江麟长到三岁上幼稚园,回来问江离:“为什么其他的小朋友都跟爸爸妈妈一起睡,我就不可以?”

    江离面不改色地拈起一颗葡萄塞他嘴里:“只有女孩子才能跟爸爸妈妈睡,你是女的吗?不是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小江麟嚼了几口,皱着脸吐出来:“酸。”

    “酸点好,说明维生素含量高。”江离勾唇一笑,继续忽悠儿子。

    被灌输了无数奇怪思想的小江麟根本没有怀疑父亲的话,多吃维生素才能长得高,不吃就会变成矮冬瓜的可怕前景驱使着他纠结地又拿了一颗放口里,一咬下去,酸得小江麟直打颤,很快便忘了之前的话题。

    一年半以后,当江麟又添了个小妹妹,却看到父亲照样将她扔到儿童房睡的时候,总算明白当年父亲的那番话,根本就是敷衍!

    小江麟五岁半,六一儿童节前夕发了次烧,原本跟温如是说好,那天要带他去游乐园玩,但是却被江离以他还未痊愈,需要静养为由,取消了他期待已久的行程。

    被迫在家静养的小江麟迎来了照顾他的大伯,还有大伯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表姐太热情,从小就喜欢抱他、捏他的脸,小江麟很无奈地应付了一天,其间还要多次保护年幼的妹妹不被表姐魔爪侵袭。

    待到吃饭的时候,大伯娘给大伯打电话,问他带着女儿去哪里了,大伯江少华对着电话道:“江离带着温如是去游乐园坐过山车了,我来帮他看着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大伯无意中揭开的真相,小江麟觉得,有一个眼里只有老婆的爸爸,他的人生真是充满了灰暗。

    小江麟十三岁上初中,江离给他报了封闭式寄宿学校。

    每周只能回家一次。第一个周末回家,小江麟窝在温如是怀里撒娇抱怨学校的饭没有家里好吃,床也没家里的舒服,还没来得及撺掇温如是帮他转校,就被江离一口绝了后路。

    “贵族学校的学费可不便宜,你爸小时候都没上过这么好的学校,江麟,要懂得感恩,要知足。”

    江离拎着儿子的后领,将他从温如是怀里拽出,按到沙发上坐下,一脸严肃地教育,“十三岁已经是男子汉了,别再跟个孩子样赖在妈怀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江麟面无表情斜眼看江离。就算是十三岁以前,当着老爸的面,他也没有多少机会能赖在妈怀里的好吧。

    这男人的占有欲真的是够了!他倒是要睁大眼睛看看,将来被江离当成宝的小女儿念初中,他舍不舍得也把她扔去寄宿学校!

    事实证明,江离真的舍得。

    十四岁半,当小江麟带着哭哭啼啼的妹妹熟悉校园适应新生活,还不知道他们亲爱的老爸已经带着老妈私奔了……

    江离一手拎着行李,一手揽着老婆进了机场,温如是忍不住道:“还是先跟孩子们说一声的好,要不然他们回家没见到我们,肯定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江离脚步不停,随口安慰道,“我已经跟大哥说好了,在我们旅行结束之前,每个周末他都会去我们家照顾两个孩子,不用担心那么多,你还是多想想这次出门该玩多久的好。”

    谈及此次行程,温如是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,兴奋地抬头笑望他:“最好是能玩上个一年半载的,再也不想出去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离低头亲了下她的脸颊,温柔地对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那低眸深沉的一眼柔情,纵使见过很多遍,温如是还是会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岁月在江离身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他棱角分明的冷俊眉目间,比当年更多的是,时光沉淀出的成熟男人魅力。

    犹如醇酒般,引人欲醉。

    温如是拉紧了他的手,曾经说过的话,仿似又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——我们的开头可能不大顺利,相处的过程中也是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——我们会经历世间所有恋人都经历过的争执和不愉快,但是我相信,不论我迷失在哪条路上,最终他都会带领我找到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——江离,我真的希望,那个人是你。

    ——离小宝,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,幸福地过完后半生。

    温如是回望他,报以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会白头偕老,幸福地过完后半生。

    一定会的。 166阅读网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