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论主角搅基的可能性 > 第25章 宫墙之内(一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25章 宫墙之内(一)

小说:论主角搅基的可能性作者:言者字数:8854更新时间 : 2014-03-24 15:19:24
    【人物已成功死亡。即将进入下一个世界。故事背景:古代宫廷。故事梗概:无。男主:云初。通关任务:宫廷背景崩溃。温馨提示:鉴于本次任务难度较大,将向您开放原主记忆。】

    云行沉默地听着,等待下一次穿越。

    【鉴于您在上个任务中,同时让明线男主和暗线男主脱离机甲制造背景,您将获得以下奖励:保留《九转轮回》等级。也就是说,在以后的世界中,您都将拥有至少《九转轮回》九转的实力。望您善加利用,早日完成任务。】

    看来暗线男主果然是兰绝。倒是让他误打误撞了。

    而上一个任务暗线男主是苗淼,再上一个则是肖启辰。每一个都和云行关系匪浅。那么,他是不是可以直接在他所接触到的人中,寻找暗线男主?

    再思及之前那个声音所说的权限问题,云行问道:“关于之前我问的那几个问题,现在我是否有知晓答案的权限?”

    【很抱歉。还没有。】

    意料之中的答案,云行也没有多少失望。

    【另外,很高兴您在上一个世界中感悟了强者之心。希望您能再接再厉,对每一个世界都能有更多的感悟。】

    【这个游戏的存在并不只是为了惩罚。希望您能明白。】

    【温馨提示:您并不能主动采取谋害主角的方式来完成任务。但是,如果主角被其他人伤害,进而使背景崩溃,甚至于主角死亡的,任务同样算作完成。这一点请您知悉。】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依旧是晕眩感。然而,这次云行还未睁眼,就听到外间传来声响,为求稳妥,他便保持了闭眼的状态。

    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:“奴婢参见九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淡如冬日里挂着积雪的树梢,却在云行的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。

    此时,云行的脑海里充斥着前身和九王爷在一起的各种画面。春日里一起泛舟湖上,夏天缠着他去京郊看那十里荷塘,秋天在凉亭里听他抚琴,冬日里手捧热茶对着他静坐发呆。

    而后画面一转,一个苍白的少年在夜里低泣,九叔,九叔……云初,云初……云初。

    这样深刻的眷恋,绝对不止是寻常的孺慕之情了。

    当朝太子,爱上了他的皇叔,这样禁忌的感情,在这宫闱之内,少年也只能埋在心底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仿佛有人在绝望地呐喊,云行被震得头痛欲裂,额头上渐渐起了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他只得勉力压下疼痛感,努力听清外屋的动静。传入耳中的,是衣袂摩擦的声音。沉稳的脚步声一点点向云行靠近。

    片刻后,脚步声停止,云行的鼻间嗅到一阵似有若无的冷香。床的一边略有凹陷,应当是来人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行儿……”

    云行胸前的空气有轻微的流动,而后,他就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一块柔软的布料轻轻擦拭。

    “行儿,你睡得够久了。快些醒来吧。九皇叔以后每日给你带八珍斋的糕点。”

    那样怜惜的口吻,让云行有种被珍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脸上柔软的触感突然消失,来人叹了口气,而后又是衣袂摩擦的声音,安静了一阵后,又传来翻阅书籍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来这云初是打算在这东宫待上一会儿了。云初不走,云行只得继续佯装昏迷。

    东宫乃太子居所,自是无人胆敢喧哗,一时间,云行只听得到翻动书页的声音和间或夹杂的几声咳嗽。

    看来,云初的身体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后,那个清淡的声音才再次开口吩咐:“照顾好你家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奴婢定当尽心尽力照顾好太子爷。”

    看来,云初是要走了。

    云初的脚步声消失后,又过了一盏茶功夫,云行这才幽幽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静立在旁的宫女惊喜道:“啊!太子爷,您醒了!”太子若是好不了,他们这帮奴才全都得遭殃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云行揉了揉额角,“水……”

    多日未曾饮水,云行此刻干渴得几乎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很快,一杯温热的茶水就递到了云行面前。

    “爷,这是九王爷千辛万苦给您寻来的方子。据说,大病初愈的人喝这茶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划过喉咙,留下阵阵刺痛,云行清了清嗓子,立刻感觉好多了。看来这茶果真不赖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有心了。”云行示意宫女再倒一杯水,“我昏睡几天了?“

    宫女恭敬地接过杯子满上,这才回话:“回爷,您昏睡了有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三天……够把皇宫搅得天翻地覆了。

    “下毒之人,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爷,前天,九王爷已经揪出主犯了。皇上大怒,直接将主犯判了死刑。”

    九王爷,九王爷……这个故事的主角总充斥在云行周围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九王爷果真如他表现的那样,不过是个温柔可亲的皇叔吗?思及此,云行蹙了蹙眉,“你认为,九王爷是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那宫女一听,顿时惶恐地跪下,道:“爷,可是奴婢说了什么不该说的。念在奴婢侍候您多年的份上,还请您饶过奴婢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那惊惶的模样,活像眼前的人是个心狠手辣的魔头。的确,前身在他们眼里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难以诉之于口的禁忌之情,日日夜夜折磨着他,让他的形貌变得苍白瘦弱之余,也让他的性情变得敏感多疑而又暴躁易怒。

    别人是求而不得,前身却是连求都不能求。

    云行尽量缓和了神色,温言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宫女听后,畏畏缩缩地拿眼偷瞟云行,见云行真没有怪罪她的意思,才慢吞吞地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本宫问你,你如实回答便好。不必惶恐。”

    宫女低垂着头,唯唯诺诺道:“回爷,九王爷……在民间素有贤王之称。虽自小体弱,但体恤民情,清廉正直,又文采风流……”宫女说到这里,竟是略微红了脸。

    主角果真是魅力无穷。

    记忆里的云初,就和宫女说的那般,是全国子民心中的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好的人,不是大善,就是大恶。

    前身坚定地认为云初是座遥不可及的仙山,是梦里都不忍碰触的美好。而现在的云行,却只觉得,此人心思难测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有何证据。只是经历了上个世界,和桑未相处多了,在这方面的直觉判断也上升了个层次。而这云初,看似怜惜入骨,却总给云行强烈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云行摆了摆手,示意宫女可以停下了,“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东宫殿门高寒,仅仅是一扇大门,也透露出无比的厚重感。日光透过门窗照进殿里,只留下浅浅的惨白。

    一只鸟雀误打误撞闯进来,扑棱着翅膀,一次次地撞在窗户纸上,却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。啾唧的鸟啼在空旷的大殿内回响,宛若哀鸣。

    云行站起身,一扇一扇,将寝殿的窗户全部洞开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再回身寻找鸟雀,哪还有它的身影?阳光肆意地照进来,宛若某种仪式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二日,云行依礼前往拜见他的父皇。

    守门的太监见是太子来了,忙请安,“太子殿下,陛下已等您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他这一世的父亲又是何种模样?

    进得屋内,云行立刻下跪,“不孝子云行特来请罪。”

    龙椅上的中年人面貌端肃,眉宇间带着上位者的凌厉,然而,在抬头看向云行的瞬间,满眼的冷然都化成了慈祥与疼爱。

    “行儿何罪之有。那有罪之人,朕都已经惩处了。”皇帝从龙椅上起身,走到云行面前将云行扶起,细细打量了个遍,确定云行没事,这才继续说道,“父子之间,哪需这些虚礼?行儿可还有哪里不适?”

    云行笑答:“回父皇,儿臣已经大好了。劳父皇您挂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到底是鬼门关走了一遭。人也成熟了。”皇帝欣慰地舒了口气,“不过,你说的那是哪的话。父亲担心儿子,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皇帝虽然是九五之尊,但却是世间少有的痴情人,登基后,他顶住各方压力,愣是一生只娶了皇后一人。哪怕皇后过世,他也没想过续弦。而云行,正是他们唯一的子嗣,自然是千般疼宠。

    但是,前身和皇帝的关系却依旧不亲。

    因为,云初。

    皇帝一直反对前身和云初来往。前身又怎肯答应?这一来一去,二人便生了嫌隙。

    而现在,云行只想好好补偿这位天下间最有权势的父亲。虽然,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云行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儿臣称自己有罪。父皇日理万机,儿臣明知父皇心疼儿臣,却依旧出了这样的事,让父皇龙体操劳。”说到这里,云行的声音都有些哽咽。这样的皇帝,让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。对外人再冷酷,回到家依旧如春水般温柔,“父皇放心,云行今后再不会让父皇忧心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这位久居高位的男人,眼眶竟微微有些湿润,最后竟是软声道:“你不再和父皇置气就好。偶尔胡闹没什么不好。一切有父皇在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出得帝皇寝殿,云行一路散步去了御花园。这身子在床上躺久了,再不运动,可就要生锈了。

    刚接近御花园,他便听得凉亭中传来渺渺的琴声,从技巧到情感无一不精。

    都说琴音传神。乍一听,这琴音里满是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。但以云行的功力,细细听来,又品出几分狂躁和暴虐。

    会是谁?抱着这样的想法,云行悄声走近,便见一白衣青年正焚香抚琴。一串串琴音从白玉般的指间缓缓倾泻而出,手美,音美。

    正是云初。

    云初作为皇太后最小的儿子,深受太后喜爱,及冠后依旧被强留在了这宫闱之内。自从皇后身死,后宫之内再无妃嫔,皇上便也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琴声骤停,“行儿?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