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画堂归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好难治的病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四百八十六章 好难治的病

小说:画堂归作者:只今字数:2541更新时间 : 2020-02-12 21:49:08
    三日的假期转瞬即逝,又到了回宫的时候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日下了一阵小雨,难得添了几分凉爽。

    卫宜宁这三日把要好的亲友大致都见了,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祖母和弟弟这一老一小。

    朱太夫人已经七十多岁了,这个年纪的人就如露天之烛,不知何时一阵风过一阵雨落,衰颓即至。

    老健春寒秋后热,实在是不敢久期。

    观音保虽然懂事刻苦,可终究还太小,离成人还要好几年。

    任他再怎么聪明伶俐,一个八岁的孩子终究还撑不起门户来。

    又何况他的主要精力都要放在读书上,其次便是长身体。

    卫宜宁本就心疼弟弟小小年纪没了父母,自己虽然是他的亲姐姐,可又不能在他身边照应着。

    又如何忍心让他再多承担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担忧卫宜宁全部放在心里,面上一点也不表露。

    她能想到的,这一老一小未必想不到。

    只是大家都报喜不报忧,彼此关照体谅罢了。

    因此只对如意等服侍的人说:“如今天气炎热,要看着老太太和宏安千万别中了暑。虽说不宜铺张,但吃穿用度也不可亏了他们,我留的银子足够,你们别总想省着花。老太太的钱不动,城西庄子上的出产也够开销了。便是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一时不凑手也还有小姑姑那里呢!”

    她说一句如意答应一句,末了道:“姑娘放心,老太太和少爷有我们伺候着,绝不会怠慢的。姑娘自己在宫里也要多保重,熬过这两三年也就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卫宜宁上了车,众人都站在门口送她,人人心里都不舍,脸上却都笑着,只说再一个月还回来的。

    孙家这边也在打点着送孙茗茗上车,府门前停着一辆漂亮的马车,丫鬟婆子围着,闹哄哄的一片。

    这一次,孙茗茗只带了一只箱子和一只描金匣子上车,不像第一次带了那么多行李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头装的可不是小数目,她父亲想要让她在宫里混出头来,就得用银子铺路。

    孙家愿意用钱去换权,且觉得划算。

    “女儿啊,你可要记住,有舍才有得,这些银票和珠宝你先拿着,如果不够下次回来的时候再拿就是。”孙老爷叮嘱道:“只要能傍上徐贵妃,将来少不了咱们的好处就是。”

    别说宫里头的差事,单是徐贵妃的哥哥在陇西镇守,每年的军需就是一大块肥肉。

    孙家人在生意场上可是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知道这里头有多大的利润可图。

    “爹爹的话女儿都记住了,进了宫会加倍用心的。”孙茗茗笑着答应道。

    孙家人内部也不是没有矛盾,各房之间勾心斗角彼此都想高出一头,孙茗茗是个好胜的,又有她爹娘在背后支持。

    这次回家,众人对她的示好奉承更让她领略了人上人的滋味,势要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韦兰琪在家中同众人告了别,半路上和卫宜宁碰头,之后再一同进宫去。

    晚饭不及在家吃,要到宫里去用,否则宫门就关了。

    韦兰琪和卫宜宁所带的也不过是些衣服书籍,还有几样点心,准备带进宫给郡主尝尝,不过是份心意。

    端敏郡主本想邀她们两个去郡主府逛逛的,但想到她们许久才回家一次,亲友还见不过来,就说等下次。

    孙茗茗同她们是前后脚进的宫,不过彼此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郡主已经在上午就回宫了,彼此见了面,说起话来,韦兰琪说要去向皇后请安。

    郡主道:“我看今日就免了吧,这几日皇上因为头疼失眠龙颜不悦,连皇后都被波及。今日一早把凤仪宫的大太监都给打了板子,余者罚跪挨打的不计其数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的失眠症还没好么?”韦兰琪问道:“怎么御医们竟无一个能看好的?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御医了,京城里有名的大夫都请了一遍了,竟都不对症。”郡主摇头道:“皇后如今也是着急得很,所以咱们等到明天再去请安吧,今天就别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从今年春天起便开始有些入睡困难,起初并未在意,只以饮食调养。

    后来国事渐繁,难免忧心操劳。反倒忽略了自己的身体,等稍稍放松下来才发现情况加剧。

    如今的皇帝不但入睡万分困难,而且睡眠极轻,稍有动静便会醒来,醒来之后若想在入睡更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人若是睡眠不好,情绪便会焦躁,一旦情绪焦躁,便觉得这也不对,那也不对。

    如今在皇上身边侍奉的人,每天都要加倍的小心,稍微有些大意就可能惹得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韦兰琪想起自己之前听到徐贵妃和丁内监的对话,看来贵妃娘娘的偏方也并未管用,皇帝依旧心神不定,睡眠不佳。

    “宜宁。我记得之前给肖姐姐看病的那个卢神医医术很是神奇,不知他有没有给皇上瞧过病。”韦兰琪道。

    “卢神医在解毒上独步天下,治疗这种疾病只怕不是专长,”卫宜宁摇头道:“不知那个擅长催眠之法的番僧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再别提那番僧,”端敏郡主听了说道:“你们出宫的第一天就把他传进宫了,可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虽然用古怪的法子让皇上睡了一觉,但醒来后就下令把那番僧杀了,众人都不知为何,就连了番僧自己也莫名其妙,死前都还在喊冤。”

    卫宜宁听了心里不免惨然,这番僧当初也算是帮过她的忙,谁想如今竟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想必除了皇上,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被杀。

    但可以断定,他使用这秘术的过程中必定触怒了皇上。

    后宫中原本情绪有些放松的人们,因为皇帝的喜怒无常又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但任何凶险的情况都蕴含着极大的机会,倘若有人能够治好皇帝的病,势必会因此遭遇圣宠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只不过卫宜宁对此并不感兴趣,她想要的是尽早查清自己父亲被冤枉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若皇上的病症还没有缓解,估计就要昭告天下广求神医了吧。”晚上睡前韦兰琪小声对卫宜宁说。

    “皇上的病总是要想办法治的,”卫宜宁道:“以举国之力奉人君,自古有之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最后能不能治的好,却是不一定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话千万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顶点
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