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血儒生 > 第二章 初入军营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二章 初入军营

小说:血儒生作者:梦醒半浮生字数:5504更新时间 : 2019-06-12 13:47:47
    晋阳,凉州最北方三阳重镇之一,地处最西端,东靠崤山,自古以来又叫山西之地。

    自三百年前,一代天骄,女帝武明空北驱狄戎二族开始,晋阳即为凉州最重要边关之一。

    武周至今三百年,东部冀州因有崤山天险阻隔,只需镇守一线天关:天云关,即可守住身后燕云十六府,拱卫京畿,防守极易,三百年来与狄族小战不断,大战不多。

    而崤山以西,凉州方向,只有一望无际之平原,无险可守,武周与大汉七成国力,尽数消耗其中。凉州北方共有三关,又称三边,由西至东称为:固阳、宁阳、晋阳,也称三阳关。

    晋阳,既要防御戎族入侵,还要防止东方狄族绕过崤山寇边,乃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晋阳城外,因最近新军入营之故,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比起往时繁荣许多。

    离城门越来越近,周围行人越来越多,少部分骑马背箭,大部分手提刀枪,大汉尚武风气,管中窥豹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颜子卿骑马抬头,站在护城河边,四面望去。宽阔城壕三十余丈,里面布满鹿角尖刺,红中发黑,透露出斑斑血迹。城壕两边几颗光秃秃垂柳,几只老鸦落于其上;对面城墙,高约20米,底层青石,上层青砖,锈迹驳杂,一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这,就是西北三关之晋阳城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一位四十余岁管家模样,双臂斑白中年人,带着两名相貌相似少年,出现在颜子卿马前,“少爷,老奴等候好几天了,约莫着少爷这几天到”。此人名叫颜福,颜家世代家生奴仆,曾为颜父书童,现为颜府几大管家之一。

    “公子,宅院已经备好,请公子回府休息”,颜福是颜子卿记忆中唯一能记得的几人之一,说明其平时和颜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福伯,他们是?——”看着颜福身后两名青年,颜子卿摸摸眉头,依稀熟悉,但名字却没有记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三斤和四斤”颜福也忍不住摸摸脑门,公子就是如此,哪怕是曾担任过几年书童的身边人,依然记不住姓名,“他们是老奴的俩废物儿子,读不了书,只有一把力气,这次公子要上战场,就都带来了!”明知战场凶险,却把俩子带到凉州,忠心可鉴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!”一拨马头,再无他话,带头走进这北地重关。

    晋阳城中府邸非常好买,因为每年都有人从军,每年都有人退役,每年都有人战死。

    但四进四出的大宅院,院内亭台楼阁、花鸟鱼兽样样俱全者,并不好买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会去买那样巨大府邸:往来从军者,多则三年,少则一两年,来了就走,两进小院已是足够,普通平民直接去军营,甚至不进晋阳城。也没有人会去卖那样府邸:四进四出大宅院,全晋阳城只有几处,除了用作知府、巡抚、将军、总督府邸,其他再无用出,所以平时无人会卖。

    此处宅院,为何要买,从何而来,花费几何?颜子卿没问,福伯也没说。

    五十人和马匹被送进休息,多出来的驽马被拉去卖掉。从江南骑来的驽马,原本就没打算上战场,原想到晋阳后再换为战马,不想遇到一群马匪送来好马,养着已是无用,空费粮食,不如处理。

    “公子,请更衣”一对面容俏丽,秀色可餐双胞胎姐妹,异口同声,站在颜子卿面前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她们俩是老奴到晋阳后买下的奴仆,专门伺候公子,时间太急,无法精挑细选,公子见谅!”福伯带颜子卿站到沐浴室,不管是上世还是这世,颜子卿洁癖的习惯从来没改变:每天必须洗澡,否则无法入眠;从不用别人用过的茶具、餐具;从不让别人触碰自己的床。这三条,是红线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他们刚刚买来,——”福伯虽大致知道颜子卿“不挑剔”的习惯,但大户人家规矩甚多,有些东西还是谨慎为好。两名新进门丫鬟也很是忐忑。二女原本流落牙行,以为一生就此沉沦。谁知几天前被福伯高价买下送于此间,命运就此改变。

    云州颜氏,天下七望,万儒之巅;百代书香,名传世间。当代颜子,文采斐然,霞姿月韵;惊才风逸,盖压云州。

    为颜子卿贴身侍女,如何去做?虽然福伯几天来,多次说起公子具有世家风范,极好相处,但二人还是惴惴不安。但今日一见公子:俊美绝伦,五官分明,剑眉下一对细长的桃花眼,充满多情,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;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,甚至比姐妹俩的皮肤还要细腻几分。

    可惜,太过冷淡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他们二人来充当您的贴身侍婢,您看?”见颜子卿眼光从二女身上一扫而过,没有停留,福伯也不知颜子卿意思。还有层更深含义,颜福没敢对冷淡的颜子卿开口:临走前颜老夫人吩咐,若是有机会,能让颜子卿留下一二子嗣,也算事有从权——要在往常,此事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安排”,俩女五官倒是标志,可惜年龄太幼,十四五左右,还没长开。颜子卿心绪明显不在这上面,“出去吧,洗浴不用你们服侍。这里全部,你看着安排”,后一句是给福伯说的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,老奴会安排好,不过她们还没取名”,按照大户人家规矩,死契买下的丫鬟就不再拥有自己名字。从此性命都归主家所有,当然包括姓名。

    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颜子卿掉过头来,看着二女,“初次相见,既是双胞胎,就叫初见月、初照人!”说完走进房内,只留三人站于廊间。

    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俩女还没从颜子卿的顺口一言中回复过来,福伯已经轻轻关上房门。自己公子是何脾性,福伯再清楚不过,除了读书,天下再无能让其分心之事。干脆应下,一句废话再不多说。

    颜子卿声音从门内传出“没我吩咐,不要再来打扰,所有内府之事,你看着办”,再无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”福伯转头看向二女,“公子暂时无需你们伺候,正好多学学府中规矩;我云州颜氏千年世家,若是一个不慎,落我颜家脸面,公子不说,我颜福绝不饶过尔等!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大管家提点!奴婢记住了”二女细语软声,乖巧无比,身若无骨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“明日即将进入军营,今后这条路,又要重新开始”睁开紧闭的双眼,颜子卿抬起水桶中的手臂。

    前几日出现的八卦阵图,经过几天摸索已经搞明白。八卦图功用其实和九宫图一样,也是增强军阵威力,不同的是威力更大。

    九宫阵图,军阵只能分为九部分,一某旦一部分人员战死或消失,阵图马上就会失去增幅效果,控制极难。而且维持时间最多两炷香,两炷香之后,颜子卿就会感到头晕目眩,甚至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八卦阵图,军阵只需分为八部分,增幅效果是九宫的两倍,控制难度低于九宫。虽然持续时间好像也只有两炷香,但是自从上次八卦阵图出现后,九宫阵使用时间竟延长一倍,到四炷香时间。两小时,普通战事,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如何升级,是否还有别的阵图出现,尚需摸索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,上报姓名!”

    晋阳城北大营。辕门之前,一队兵将挎刀而立,**肃穆,兵甲鲜明、刀枪入雪。看到颜子卿一行五十余人策马奔来,营门军官大步上前,挥手拦住,大声喝止。走近看来,此人只有一臂,满脸风霜却气势沉稳。

    弓没上弦,刀未出鞘,即便只是这么一队“未有敌意士兵”,随着军官一声喝令,肃杀之气,扑面而来,比起前几天遇到的马匪,可谓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“吁!——”颜子卿一拉马头,五十余骑齐齐勒马,倏忽停于门前。

    颜子卿一个示意,身边单大双手抱拳朝军官喊道:“大人,我等云州颜氏,奉《杀胡令》,特来入募。”说完,单手一招。一个骑手赶紧下马,出具众人路引,县令、知府、巡抚、总督,一应名章全都俱全,递与独臂军官。

    骑手便是颜四斤,颜福之子。三斤,颜子卿没有带,任凭福伯如何说项,都没有带。颜福就此俩子,三斤已经婚娶,家有一妻、一子、一女,故而不带。

    “云州颜氏!——嘶!”身后小兵没有变化,不知颜氏为何物,军官却明白,“原来是颜氏良家子,诸位请进吧!”说完奉回路引与四斤,示意让开营门。近来新军入营,将门世家子弟入营者至少三十余队,颜家不是第一波。今日守门,任务就是接待各地前来应招而来的良家子,特别是世家子弟,防止他们与营门发生纠葛,这几天已有多起冲突。旁边副卫手中还有中郎将给予的录入名单,云州颜氏赫然在目,排列最前。

    “嗯!”两腿一夹马腹,停下的战马走前几步,即将入门,“手臂因何而断?”颜子卿再次止住马头,看向门官。

    “与戎人搏杀而断!”营门官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朝颜子卿回应。

    “哦!——失礼了”一个马上长揖,此世原本没有的动作,颜子卿骑马做来,竟很自然。行礼之后,不管营官反应,跟随接引军士,朝新卒营放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嗷,老大,颜家公子给你行礼额!”营官身后兵卒凑前上来。来回接送几十拨世家子,朝门官拱手行礼之人,今儿还是首见。门官也愣立当场,世家子与兵卒行礼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一行五十余人进入军营径直向北,穿过几片营帐,到达新军驻地,前方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一处巨大校场,除南面是来处,东西北三面皆有无数营帐,人头涌动,马匹嘶鸣。

    “左步右骑,正北为禁军,自行挑选”军卒还没等众人细问,说完此话,掉头而去。对军卒来说,世家子弟,能不招惹,万万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颜子卿也没把心思放在带路小兵身上,因为此刻正有几百双眼睛盯着自己,看云州颜氏作何选择。

    西侧步兵首先被颜子卿排除。步兵首重配合,弩兵、弓兵、长枪兵、刀盾兵、器械兵,配合默契,缺一不可。颜子卿这五十人丢进步兵营,不知会被如何切割分散。而且这五十余人都是精挑细选的精武之辈,颜家世代培养家生子,弓马娴熟,丢进步兵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北侧禁军是首选。单大等人并不知晓,颜母临走前曾再三告诫颜子卿:须选禁军。颜家早已疏通上下,一旦加入禁军,随后便能调回国都,无需戎马在外,可保安全。

    但是,那是以前的选择。若是没有来自地球的颜卿,颜子卿必选禁军;若是没有此世的颜子卿,颜卿即便穿越而来,也许也选禁军。但有了身后的九宫八卦,有了那一种种不可思议的巧合,颜子卿改变了想法。与其去国都承受那颠簸大海,还不如马革裹尸,扬马封侯。

    “哈哈!哈哈!好,入骑营者方为真好汉!”右侧大营冲出一群遮奢大汉。当头之人头裹一条血红方巾,脑后两个纽丝金环,上穿一领青丝战袍,腰系一条双股鸦青绦,足穿一双四缝乾黄靴。面圆耳大,鼻直口方,腮边一部长络胡须,身长八尺,腰阔十围,叫人一看,好一条大汉。

    “兄弟高姓大名?在下张玉,南宁候世子,祖上上张讳虎子麟公”大汉说完,示威性看了看北方端坐晒太阳一群人,那群人穿着反倒和颜子卿相仿。大汉身后,还跟随十余子弟,看其穿着便不是贱籍之流,该和张玉一样,为将门子孙。

    “云州颜氏颜子卿”跳下马来,示意四斤把马牵走。张玉一句话透露信息不少,南宁候世子,身份已不下于世家嫡系子弟。将门、世家原本就有对立。将门多为勋贵,一朝换一代,靠军功博取功名;世家多为书香,历代传承,但厚重的是历史,掌控的是地方。

    到此军中,世家反倒不如军功将门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“额!——云州颜氏嫡子?”抽气声随之而来。近期入营世家、将门共有三十余拨,将门良家子大多选择骑营步营,因为若想立功,作战杀敌方为首选,入禁军者少之又少!但书香世家子弟从军者,无一例外全选禁军,无他,安全。新军大营共分三处,分立于固阳、宁阳、晋阳,世家选择骑军者,颜子卿尚为首例。

    “哈哈!好!世家之中,也有颜兄弟这等豪杰人物”张玉一笑,稍稍尴尬。颜子卿的脸,和豪杰完全不搭边,“哥哥我在家蹉跎二十年,碌碌无为,整天游打厮混,痞懒惯了,比兄弟先来几天。来,咱们进营休息,回头给兄弟接风洗尘,其他弟兄介绍与你认识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营阳侯府杨震杨三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临海侯府张平张五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东平侯府韩立韩七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永定侯府铁峥铁三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永昌侯府朱成朱二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贤弟先行休息,等回头诸家兄弟到齐,为兄再为大家摆酒……”

    这,就是团体。人,总要活在团体中,否则就只能被孤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,床都铺好了,您赶紧休息”颜四斤整理好铺面,朝坐在一边看书的颜子卿望来。其他人还在陆续整理铺面,一个营帐刚好能住五十人,颜家小队独自一帐。

    “为何我铺面比你们的厚?”颜子卿放下手中书籍,书本是从云州带来,这个世界的经史子集烟波浩渺,丝毫不亚于前世。

    “额,少爷的,自然比我等的厚”四斤一阵茫然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换下吧,我和你们一样。”面对四斤和单二的一脸不解,颜子卿也不想解释什么“官兵平等”、“同吃同行”之类,身份差别,别说在这个世界,即便在21世纪的天朝,也从未消除过。

    “颜家对我等有恩,公子特殊点,应该的”单大见过些世面,说气话来略有头绪。

    “世间没什么恩是用命还不清的,从你们随我走入这里的一天,就不再是随从,而是胞泽。这道理,你们也许不明白——”放下书籍,颜子卿整理起第二天要穿戴的军甲。几人微微鞠躬,各自忙开来。

    单大也没再多言,只是喃喃自语:“这世间有的恩惠,拿命也是还不清的……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