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血儒生 > 第043章 西湖美景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043章 西湖美景

小说:血儒生作者:梦醒半浮生字数:5222更新时间 : 2019-06-12 13:47:47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颜子卿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首先去拜访了苏州知府兼云东巡抚的苏和仲。苏知府为人果如颜绍恭讲的一般,一个白胖和气的小老头,脾气友善、为人洒脱,其貌不扬。但人不可貌相。据说,苏知府诗词书法闻名天下,尤爱嗜酒狎妓,畅饮之后经常做出惊世名篇,乃是举国皆知的“雅儒”、“雅官”。

    苏知府看到颜子卿亲自登门拜访,一张老脸笑的和雏菊一般。等颜子卿行完晚辈礼节,挽住颜子卿手臂,左口一个贤侄、右口一个佑之,叫的亲切无比。一通聊过之后颜子卿才知晓,苏和仲乃方鸣石同学、同年,关系莫逆。几年前因“党争”贬到杭州任知府,一干就是好几年。按辈分和方鸣石关系,颜子卿还真的叫声师伯或世伯。

    颜子卿把八百颗首级送给苏和仲之时,苏知府抚须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随后暗示颜子卿,你叔父给你准备好的田,赶紧去办,时间拖久了,怕发生变故。

    “师伯回护之心,子卿感佩莫名!叔父为子卿考虑,子卿也不能不为叔父考虑!中田变下田之事不用再提,我不愿给叔父招灾,此事我已经和叔父知会过。”颜子卿此话让苏知府出乎意外。

    “以中田计,即可!”

    拜别完苏知府,颜子卿还去了余杭县。余杭县令县衙就在知府衙门旁边,抬脚就到。面对颜子卿这个新札侯爷、颜府长公子,三十余岁的余杭知县张袁野没什么架子好端。“平辈论交、平辈论交!”张袁野再明白不过颜家在云州地位,特别是这杭州府:端朝廷的碗,吃颜家的饭,态度要多谦卑有多谦卑,这副模样反倒叫颜子卿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以后颜家诸多事情,还得张大人多多包涵、照顾!”颜子卿话不多,内容没半点烟火,对张县令言语间颇多尊重。张袁野惊喜不已——都说颜家嫡子高傲难处——为人挺好的,说话也平和,怎么难处?

    “颜侯爷客气,客气了!”

    连续两三天,每次见到颜母都是泪眼摩挲:儿子受苦了!

    颜子卿摸摸鼻子——自己哪里受苦?身高长了半个头,快有九尺;体重长了几十斤,肌肉匀称;因为阵法关系,皮肤愈加雪白。哪里有半点受苦模样?

    颜康等十几名外事管家被召集到颜子卿面前,跪在地上,让颜子卿接受众人拜贺。这既是和管事们见面,也为让颜子卿尽快进入角色,能执掌颜家。

    “你爹那个不省心的,整天就知道游山玩水,和一群清客吟诗作赋,大好产业被他败了大半,再这么下去,为娘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去见颜家的列祖列宗!”管家们退去后,颜母又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从你爷爷走后,颜家产业逐渐没落。那些个偏房拼尽了老命从你爹手里捞好处,你爹执掌颜家的那几年,族田被他们各种理由弄走了三分之一;你爹吐血而亡,未尝没有他们这些人在后面“使力”……这几天你也多少知道些,为娘不多说!想想我颜家,以前何等风光,如今何其落魄,手中产田只剩八千顷,一万都不到,为娘都不知道该怎么过活了……”听着母亲唠叨,颜子卿突然感觉哪里不对!

    八千,倾!?不是亩?没有听错!?“娘,咱家地是八千顷?”颜子卿把倾字说的特别重!

    “是啊,八千顷,怎么了?”颜母叹口气。自己孩儿本性还是没变,以前只知道读书就算了,如今当上侯爷,可自家有多少地都不知道,接下来如何放心把外事大权交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八千顷等于多少亩!颜子卿火速在脑海里算了算,八十万亩地:何其落魄!?逐渐没落!?怎么过活!?这还是颜子卿老爹败了三分之一后剩下的。

    颜母依旧哭哭啼啼,颜子卿竟不知道如何安慰!只能告诉她:孩儿定当努力,争取恢复祖先荣誉——不这么说还能如何?

    至于颜沈氏咬牙切齿的谈论萧家和萧家悔婚一事,颜子卿更是哭笑不得:还没回家就被悔婚,妥妥的悲情模板,将来必定要发达的前奏,这哪是坏事?至于母亲说将来要找什么什么样的好女子,颜子卿随口配合,和后世三十岁以后被逼婚的大龄剩男没什么不同,颜子卿感觉很温馨,看来任何一个时空的母亲都是自带催婚技能的——自己才十九岁。

    自打那天晚宴过后,颜子卿的两位庶弟就再没出现过。据说颜母管教甚严,二人忙着温习功课,将来好科举入第,光耀家门。两位妹妹收了颜子卿礼物后,亲自赶来感谢。几天处下来,见颜子卿虽不爱说话,但性子随和,从不乱发脾气,和几年前比起来,眼睛里似乎还多了几分热乎气,于是也放开许多,不再像刚见面那样拘束,有时甚至还笑上两句。

    颜子卿见完父母官,自然要去见见族中长辈。挨个走了一遍,除二太爷以“身体不适”,未能见到,其他几位太爷倒挨个见了个面。颜子卿是穿着侯爷礼服去的,按大汉礼节,只需长揖行晚辈礼即可,无需下跪。自颜子卿授封侯爵那天起,整个大汉能让颜子卿跪下行礼的,除了老太君和颜母,就只有金銮殿上那个人,其他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几位太爷看颜子卿只已一个晚辈礼见礼,两手空空,面色都不太好看。三房、五房还好一点。其他几房太爷看着颜子卿,眼珠子溜溜转,不知在想什么。等颜子卿几句:“希望X太爷身体康健”,“祝福X太爷寿比南山”这样的话说完,恭敬告辞后,几名太爷的脸更是黑得能滴出油来。

    期盼的妥协退让,没有;预期的利益分割,没有;熟悉的颜绍成般温言相求,没有;甚至连二太爷原先许诺的那些,“小的不能再小”的蚊子腿大小的好处,全都没有!

    这就是将来的颜家家主?这就是新一代的颜家领军人?族老们沉默了,三太爷再三建议的族老大会——推荐颜子卿接任族长的会议,被无限推迟。没人说不同意,只是以各种借口推脱,或身体不适;或外出访友;或XX县出了事,急需处理;或颜子卿年龄偏幼,还需观察……反正众人心里都不急:年关将近,若是颜子卿不能以族长之位祭祀先祖,丢脸的又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回了杭州,自家的地盘自然是要转转的。颜绍恭给颜绍敬安排的任务,颜绍敬压根没完成,带颜子卿转了半天就烦了,自己跑去找乐子,留下两个儿子、颜子卿堂弟,颜子风、颜子云带颜子卿“熟悉杭州”。

    “大兄,这就是你想看的杭州西湖!”颜子风兄弟俩虽五官不算俊美,但身高体壮也算端正,配上满身绸缎丝绦、白玉朱佩,掩盖了来自颜绍敬的痞气,也算有点世家气度。

    “这是西湖?”看着眼前比脑海中大了十几倍,“壮观”几百倍的西湖,颜子卿碉堡了。视线中,遍地烂泥、蒿草、腐叶、葑蔓。

    曲院风荷呢?雷峰夕照呢?平湖秋月呢?南屏晚钟呢?

    “这是西湖!”暂且叫西湖。颜子卿没有怀疑自家堂弟消遣自己,故意带自己到个烂泥塘观景。可这破败的模样也实在叫人失望。“官府不能修一修?这样破败,还不连年遭灾!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就岸边,余杭和钱塘这二十多万亩!杭州其他地还是好的。”颜子风解释,“灾也不重,两岸这些地没收成而已,淹不到城里。”

    “修,怎么不修!年年修,年年堵。每年朝水里丢好几万两银子,瞧着都让人心疼”。看颜子云样子是真心疼银子,脸都扭曲到一起,“沿湖两边的地,官府几万亩、杭州富户几万亩,剩下是我颜家的。今天你种荷、明天他种菱,好容易大家都不种,捯饬爽利,钱塘水一倒灌,泥沙又来了。连年叫富户捐钱整湖,这湖里飘着的可都是咱们的血汗银子!”看他痛不欲生样子,貌似能把银两捞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“几十年来,哪任知府不想把西湖整治出来,这是多大的功绩?没用!最多的一个花了十几万两银子,湖水清了三年,一场洪水倒灌就毁于一旦;再往后,也就是看着眼馋”颜子云吊儿郎当,双眼冒光看这颜子卿的金翠玉露,“大兄,这西湖有啥看头,晚上弟弟们做东给您接风,保准比这西湖有看头”,说完给颜子卿一个:你懂的眼神!猥琐无比。颜子卿仿佛看到一个缩小版的朱二郎。

    “是可惜了!”颜子卿不置可否,调转马头,两兄弟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颜子卿回到杭州,什么礼物都没带,除了钱。老太君、母亲每人一万两银票外带一挂最顶级的银狼披风;几个叔母、庶母、妹妹每人千两,外带件银狼披风;叔叔兄弟们每人一匹顶级好马,一把钨磁宝刀,一千两银子;所有下人按级别,五两到五十两不等。这种土豪到极点的行为,除了颜母,引来了所有人一致叫好,威望瞬间超越大多数人。

    只有颜母生了几天闷气,既开心儿子送上的银票——这是孝顺,又觉得给他人太多,太过败家。几个侍妾和庶女也给那么多?儿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

    女人有女人想法,男人们的想法就简单的多。分隔多年的兄弟,因一匹马、一把刀瞬间亲密起来,颜子卿大兄地位,牢不可破,大有压倒几名叔父的势头。颜子云在几个成年兄弟中,年龄最小,最滑头、也最能玩。颜子卿的俩庶弟子贤、子明是不用考虑出来了,但颜绍恭的两个儿子,颜子涵、颜子澄哥俩可以。

    颜子涵、颜子澄两兄弟远不如颜子风俩人身高体壮,柔弱纤细和三年前的颜子卿有的一比。哥俩一脸庄重,明显有颜绍恭特征,书卷气飘散于身,可还是没有挡住其眼睛飘忽出的好奇和爱玩。十六七岁年龄,即便家教再好,也挡不住青春的骚动。

    “麽麽,快把你们拜月楼最好的茶、酒摆出来!花绝柳姑娘和花幽薛姑娘谁在?赶紧叫出来,我家兄长来了!”杭州最好的两家青楼之一,拜月楼内人来人往,流莺欢笑,歌舞升平,与晋阳白玉楼、语鹂楼相比,又是一番江南风情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——这不是颜家少爷吗!”一声能把人叫酥软的调笑传入颜子卿耳畔,这“哎哟”二字,非常具有民间特色!婉转起伏,韵长悠远,没有三十年功力绝对叫不出来!

    “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!”……颜子云年龄最小,却最老成,今晚他做东。得了颜子卿的千两银票,这辈子前所未有的胆壮,颜子云丢出一锭银子顺着麽麽胸衣掉进里面,又引来一阵娇笑……看得出,这货绝对是这里的熟客,还是非常熟那种。可惜,颜子云调笑自如,兄弟几个嘻嘻哈哈,谁都没注意到颜子卿那张越来越黑的脸。

    坐进一个包间,楼内早就端上了各色瓜果和七八样小菜:葡萄、大枣、石榴、杨桃;凤梨醋伴石斑菜、糖伴小黄瓜、酸甜爽口姜伴藕、绍兴醉鸡、五色鸡丝……

    看着颜四斤换上玉盘玉碗玉筷子,四个兄弟和麽麽脸皮都抽了抽。上青楼还自备碗筷,这辈子总算开了眼!麽麽心中更是在笑:碗筷你能自带,姑娘莫非你也自带不成!?

    “麽麽,柳姑娘和薛姑娘,怎么还不来?”颜子云神经粗条,没那么多想法,一心念着平时自己根本不敢叫的姑娘。花绝柳霜霜和花幽薛涛涛二女是拜月楼头牌,和飘香楼另外俩女合称杭州四珠,卖艺不卖身,是这一行最顶尖的存在。平时唱首曲就要十两银子,若是陪着饮酒作乐、谈诗作画、外出踏青……反正颜子云是消费不起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巧,有恩客在座,她们俩都去唱曲、陪酒去了!”麽麽一脸不自在,肚皮里腹诽颜子卿可以,可真要在嘴上得罪颜家的人,她哪敢!

    “恩客,这么巧?”颜子云不信。第一次带自家兄长带这来就这个结果,颜子云感觉面子抹不开,“别哄我,我大兄刚回来!”痞子气一露,眼看就要发飙。

    “爱药!哪敢呢!”青楼麽麽消息还是闭塞些,没有弄清颜子卿身份,以为是颜家某个远方亲戚,虽然气度不凡。拍拍颜子云胸脯,“隔壁是苏知府,你知道的!”说完一个媚眼丢过来,压住颜子云火气。

    “苏知府!?”兄弟几人顿时火气全消,颜子卿更是无话可说。兄弟请客,第一次就带自己来青楼女票女昌,隔壁还是府尊大人!

    “如花、如玉、如霞、芙蓉、凤姐,有恩客,快来接客了!”一声浪荡的叫喊,几名早侯在外面的女子鱼贯而入,一人一个坐在颜家兄弟身边。论长相,几人并不难看,甚至各有千秋。双十年华,青春女子,拜月楼仅次于头牌的当红姑娘,自然不差。

    “啊!公子你好俊啊!”一名叫如花的坐在颜子卿身边。话音还没落下,就贴近颜子卿身体,一只手抚上颜子卿胳膊。“公子气度如此出众,奴家宁愿不要缠头,免费陪公子一晚,都是心甘情愿的!”低垂眼角,妩媚的瞄了颜子卿一眼。

    此话引来阵阵叫好,颜子卿放眼望去,其他兄弟四个已经把姑娘们搂在怀中任意调笑。颜子涵这厮原本道貌岸然,竟最是豪放,一直大手已经伸进身边姑娘衣襟,肆意揉搓起来,没多少时间,几个姑娘半推半就,开始哼哼唧唧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奴家不好看么?”眼看其他几个如此放荡形骸,身边的颜子卿却紧皱眉头一言不发,如花顿时不满,“公子,我们喝杯酒”说完拿起桌上酒杯,一口饮下美酒,伸着樱桃小嘴朝颜子卿伸来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不喝!”颜子卿不是道德君子,却也不是色中饿鬼。这个时代,一旦染上那种疾病,就是不治之症,这对有洁癖的颜子卿来说,比自杀还惨!而且自己寄予厚望的几个堂兄弟如此作态……

    “嘣!”颜子卿手中酒杯被一捏而碎,洒出的酒水晶莹剔透、溅出老远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