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血儒生 > 第125章 颜家文会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25章 颜家文会

小说:血儒生作者:梦醒半浮生字数:3602更新时间 : 2019-08-07 08:44:43
    “佑之!你这样做太不地道!”一路上,宋师承都“哀怨”的看着颜子卿,让人同情。

    “是啊,表哥,有钱一起赚,你一个人吃独食算怎么回事?”沈丛文探个脑袋出来。

    大赛第二天天刚放亮,王家就把十五万两金票送到抱月楼,亲手交到颜子卿面前,半点没含糊。这真多亏是王家,换个人一个晚上要凑齐十五万两金票,真心不容易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香港某富豪千亿家产,被绑架后,绑匪只要几个亿,凑了好几天愣是没凑出来。家产多少和流动资金多少,绝对是两个概念,王家隐匿起的实力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原本只是和一位朋友叙旧来着!”对放了众人鸽子一事,颜子卿百般赔罪。除了宋师承,众人纷纷表示无妨,就是曲东流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两名武将更是无所谓。能欣赏到昨晚那样精彩的花魁大赛——惊心动魄、跌宕起伏、剧情曲折、结局完美——还有什么不满的?

    “云易,这么急,不能多留几天?”针对朱子清的命令,颜子卿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不行,回到杭州就得走,义妹和我妹子就交给你,她们玩够了你派人送她们回去。”遇到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兄长,伍云禄二人也算倒霉。

    太急了,急得叫颜子卿有不好的预感。朱子清的急迫,从另一侧面反映出,如今云州抗倭形势有多严峻。可愈到这时候,越需要冷静才对,朱子清在急什么?

    云州官兵情况,朱子清是知道的,可几名中郎将绝对不知道。一旦催促过度,几人准备不足,绝对会引发更多麻烦。

    ……颜子卿还是太年轻。官场上的事,用军事的眼光来看待。颜子卿不知道,“饮鸩止渴”、“死马当活马医”这样的情况,在官场上根本不少见,甚至是惯用伎俩。

    颜子卿还是太善良,因为官场上甚至还有更疯狂的举动:比如同归于尽;比如法不责众;比如替罪羔羊……在某些官员眼中,只要能保住乌纱帽,管他洪水滔天。

    “宋兄说得对,云州兵不能用!”颜子卿看着伍云易眼睛,郑重警告伍云易。

    对于颜子卿的能力,伍云易绝对信任,不管单挑还是群殴(打戎人),伍云易都服。但对于抗倭这件事来说,他依旧不当回事:就好比经历过八年抗战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战士,能对一帮土匪另眼相看?

    “没事,来前我爹给了我两百亲随,全是百战精锐。大不了到宁波府我把那群军官全换掉。”听到这么大咧咧的话,颜子卿眉头一皱,实在不知再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五百骑兵借给你!”颜子卿手里还有五百从北地回来的胞泽,这群人是颜子卿的底牌。

    “不要!宁波府兵三千、州军三千,六千人打一群连铠甲、战马都没有的海匪还得借兵,我伍云易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!”听着这么豪气干云的话,颜子卿忍了又忍,终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来送马的。再说这是杭州地面,自己是主,人家是客。默念了十几遍清心咒,颜子卿把火气压下来,伍云易躲过一场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颜大哥,颜大哥——”颜子卿忽略了身旁还有一名中郎将。戚元俭白白净净、斯斯文文,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,有时候真的很难把他当一名“将”级军官看。

    “颜大哥,我前几天跟四斤他们了解到你在交州难民中招护卫,那‘四要四不要’的条件,我觉得挺好。回了杭州你教教我行不?”戚元俭的话叫颜子卿有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五人众,戚元俭最年轻、最没经验、根基也最薄。可从这几天的相处中,颜子卿明白,戚元俭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成熟。大气、沉稳、细心、爱观察,除了经验欠缺,已经具有一名优秀将领的必要条件,他需要的只是时间和几场硬仗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还具有其他四人没有的特质:谦虚、谨慎和聪明。

    颜子卿的“四要四不要”卢堂几人都知道。颜子卿没有保留的意思,甚至有意无意暗示几人,最好重新招兵,可惜没人当回事。戚元俭能发现其中诀窍,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颜子卿叹口气。细节决定成败、性格决定未来,若不出意外,五人中,戚元俭的未来成就绝不是其他四人能比。

    “行!”“谢谢颜大哥!”

    回到杭州,当天伍云易就打马离开,连去凝斋书院和妹子告别的意思都没有,一切交给颜子卿,心宽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颜子卿别无他法,只能请颜绍恭尽可能给宁波府那边打招呼,让当地颜家族人、亲朋尽可能帮忙照看伍云易。

    回到杭州,颜子卿只能去凝斋书院住宿,因为表妹沈嫣还没走。幸亏颜沈氏也没有拿沈嫣做儿媳的打算,否则日子恐怕更难熬。

    颜子卿住进书院,方惋惜和伍云禄自然就不能再住在哪里。二人又回到杭州颜府,整日里欣赏杭州美景,和沈嫣、颜香几人一起谈论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。

    戚元俭向苏和仲报道之后,接任杭州府中郎将。麾下除了原先杭州府三千府兵外,还有云州他府调来的三千州军。至于府衙、县府的一众衙役、杂兵、乡勇是不归他管的,不过在必要时,也可借助苏和仲调用他们。

    戚元俭三天两头朝颜子卿哪跑,颜子卿在哪他去哪。向颜子卿请教着和军伍、练兵、倭奴有关的一切事宜,像海绵一样,拼命吸收着能吸取的所有经验,这种精神让颜子卿很喜欢。

    戚元俭报上去的“撤销三千军卒,重招三千”的呈文,朱子清没批。但这丝毫没降低戚元俭招兵、练兵的兴趣。颜家新招的那群护卫,就在乍浦镇训练,戚元俭除了在自己的军营练兵,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泡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们要开文会?”颜子卿表情怪异,看着面前的几位妹妹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男人开得,我们女子怎么开不得?”伍云禄以为颜子卿不同意,怒目而视。同来的还有二妹颜香、方惋惜、沈嫣以及刚从外公家赶回的大妹颜玉。

    “表哥,不是我的主意,我还说别开的!”沈嫣也以为颜子卿不同意,变幻阵营,速度之快、态度之坚定——可惜是站在颜子卿一方。

    “大兄!我们也不——”颜玉打从梦州回来后,仿佛有心事,不敢抬头看颜子卿,不像往日里做派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——叛徒”除不说话的方惋惜,所有人集体“叛逃”,差点气死伍云禄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搞什么花魁大赛,我们请杭州的才子们开个文会怎么了?就许你们州官放火,不准我们女子点灯?”大汉文会无数,但由女子召开的绝对不多。

    女子么,吟诗弄文、弹琴论赋是可以的,一群闺蜜在一起做这些反倒很高雅。可要把男人们召集到一起,那就有点耸人听闻。当然,武家女子除外。在云梦人看来,武家女是男人、女人外的第三种人。

    “上元节武家‘明月公子’气盖云州,压得所谓的‘四大才子’、‘徐神童’、‘百花公子’喘不过气来,最后若不是某位见不得光的鼠辈偷袭,‘明月公子’怎可能输?”

    谈到武明月,伍云禄浑身都在冒光,不光他,其他几名妹妹都个个倾慕不已。

    鼠辈——颜子卿苦笑不已。云中城的事,瞒不过人,颜子卿也没想瞒人。

    “啊!伍姐姐,你怎么能说表哥是鼠辈!?”神助攻,表妹一击,超过伍云禄全力输出十倍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让你们开!”颜子卿哭笑不得。再扯下,连鼠辈都不如。

    武明月在云中城的那一棍子,把全云州都敲的晕乎乎的。这次,全天下都记住了“明月公子”大名,甚至连颜子卿的《青玉案》都成了陪衬。

    这件事想起来众人都后怕、抹汗。若当天没有《青玉案》出现,风九娘夺魁,武明月公布身份会造成多尴尬的结果?前几代武家女也只在科举的时候给人难看,这一代的不知为何,竟如此“穷凶极恶”。

    如今云梦二州士林都在流传:“二十年一次的阵痛”又来了。都在等,看下一个“倒霉蛋”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在哪里开?是在书院还是杭州?”

    “书院太远,进出不方便,颜府我看就很合适。”伍云禄作为众人的“大姐头”,当即拍板。几名妹妹见颜子卿没反对,也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时间你和颜康说,所有事物他来办!缺东西、发请柬什么的找他就行。” 这种事,颜子卿老爹在世的时候,颜康几乎天天办,熟的不能再熟。

    “嗯!好吧。对了,我的诗词呢?”伍云禄意思颜子卿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她们一个个书香出生,谁都会咬文嚼字的装几句,本姑娘可不行。我们开诗会,你不帮我作几首?”伍云禄看着颜子卿一脸认真,而且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帮你写诗?”颜子卿听完一头黑线。还能这样操作?没想到自己还有做别人枪手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很难?”伍云禄眼睛一瞪,和伍祐生气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吧!你要几首?”

    “方便就多来点,这次用不了,下次还能用,这东西又不会坏。”伍云禄小手一挥,痛快得很。

    颜子卿:“……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